更多请移步
微信扫一扫,进入小程序
扫一扫,立即下载



       泉州木雕起于晋代南北朝,兴起和发展是在唐天宝二年(公元686年),武则天登基后,把年号改为开元,要求全国每州各修一寺,当时的泉州,经济繁荣、香火旺盛,在开元寺周边,同时修建大小寺庙100多座,号称“大开元万寿禅寺”,为木雕艺术的兴起提供了无比广阔的空间。就是从这个时候起,泉州的木雕艺人开始介入泉州开元寺大规模的修建工程。就连当时的东西两座塔,也完全是用木结构和木雕制作而成,这两座巨大木塔后来毁于战火,烧成一片废墟。在泉州开元寺的藏经阁里,至今保存着两尊当年从废墟里捡回来的木雕罗汉,简直是出神入化、精美绝伦。我们可以想象:两座几十米高的五层木塔,该是何等的雄伟壮观,古代的泉州艺人,不知把多少精美的木雕艺术镌刻在里面,不知倾倒过多少中外游客,描写泉州当时的大唐盛世,有诗为证:“此地古称佛国,满街都是圣人”。宋元时期是泉州木雕发展的鼎盛时期。泉州港成为东方第一大港以后,泉州木雕精品在海外华侨和商人的呵护下,沿着海上丝绸之路,漂洋过海,走向东南亚,走向全世界。




       明清两代是泉州木雕艺术发展的辉煌时期,明代崇祯十年,民族英雄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出资重修开元寺。当今的大雄宝殿,号称“百柱殿”,是用100根柱子支撑起来的,柱子上方有24尊带翅膀的木雕飞天,手持文房四宝和南音乐器,仪态万千,这批飞天像妙龄少女一样,她们象征着古印度教的神鸟——妙音鸟,也象征着24个节气。不论白天黑夜,一年24个节气,一天24小时,每年每月,每时每刻,都有这些妙音鸟翩翩起舞供奉在百柱殿内,供奉在释迦摩尼周围。当香火旺盛之时,烟雾缭绕在飞天之间,若隐若现,仿佛仙女下凡,飘飘欲仙,令人叹为观止。    木雕,是泉州民间工艺品种的重头戏。以材质分,泉州木雕分为硬质木雕和软质木雕,从运用及装饰范围分为建筑雕刻、家具雕刻、陈设工艺雕刻三大类,从表现形式可分为镂空雕、圆雕、浮雕、透雕、线雕、镂花等,从雕刻技法上分为混雕、剔雕、线雕、透雕、贴雕等。其工艺流程主要有凿粗坯、掘细坯、修光、打磨、毛发纹饰、着色上光、配置底座等七道工序。




       泉州的木雕艺术精雕细刻,花团锦簇,是恰如其分。泉州市的惠安县、泉州台商投资区是木雕产业和技艺传承的集中地,也是当地的文创产业支柱。木雕工艺师黄泉福连续荣获第一、二届中国雕刻艺术节一等奖。卢思立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光荣称号,其龙根木雕《悟》获得全国第四届工艺美术百花奖希望杯。




       改革开放以来,特别是对台开放,作为台湾同胞主要祖籍地的泉州,众多的台湾乡亲到大陆谒祖寻根,进香参拜宗教活动频繁,泉州木雕的生产、销售、加工、定货一度上升为历史最高水平,从而使木雕的技艺提高,人才辈出,名师名企业不断涌现,木雕的作品在全国各类比赛中脱颖而出、一枝独秀,纷纷获奖。为泉州的工艺美术界争光,为侨乡文化作贡献,为海峡两岸民间工艺、宗教文化交流发挥良好的促进作用。




       惠安木雕源于中原文化的雕梁画栋,依托 “皇宫起”的闽南建筑,并与与建筑雕刻相辅相成而流传至今的民间艺术,它融合福建闽南地区的风俗习惯,既具有粗犷、古朴、淳厚,线条流畅,刚直简洁,人物造型凝重、端庄的明显的中原痕迹,又具有南方文化细腻繁杂的工艺成分,与传统的北方建筑雕刻出现不同的审美意向,是南派雕刻艺术的典型代表。


       惠安木雕兴于唐、五代,成熟于宋元,明清时步入巅峰,清末民国时名师鹊起、精品迭出,新中国成立后产业兴起、异彩焕发。早期的惠安木雕主要是佛像和建筑物的浮雕装饰,现存最早的惠安木雕作品是宋朝的张仕逊(1206-1291年),参与南宋重建泉州开元寺大雄宝殿屋顶24尊“飞天乐女”的雕刻,它将宗教文化、优美绝伦的雕艺作品、建筑雕刻十分精妙的融合在超凡脱俗的艺术载体中。清光绪十四年(1888年),崇武溪底王益顺父子承建峰尾东岳庙,设计制作了全木结构蜘蛛结网藻井并雕镂各种图案,此独创的技法一经问世,便名噪一时。之后,在台湾台北龙山寺、厦门南普陀寺、泉州开元寺等闽台名刹,都留下建筑“大木”与雕刻绘画相结合的艺术珍宝遗迹。惠安木雕技艺复杂,从应用及装饰的范围分,有建筑雕刻、家具雕刻,陈设工艺品雕刻三大类。从表现形式分,有镂空雕刻、浮雕、浅雕、立体圆雕、镂空贴花等。从雕刻技法分,有混雕、剔地雕、线雕、透空雕、贴雕等。因木材质地的不同,又分硬质木雕与软质木雕两大类。




       伴随着惠安传统建筑的大木雕刻和宗教信仰的传播,并经历代传承与发展,惠安木雕形成了集建筑雕刻、家具雕刻、工艺品雕刻为主导的传统木雕技艺,广泛用于家俱、橱、桌、椅的雕刻装饰,即群众俗称的凿花工。后来更发展有黄杨木雕、神像金木雕、仿真雕、树根雕等艺种。现在,惠安木雕已成为惠安县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和文化旅游品牌,从产业发展状况上看,正处于蓬勃发展的鼎盛时期,但是也有潜在危机,一方面是随着经济发展,竞争加剧;另一方面由于老一代木雕艺人逐步身老故去,后继无人,一些新生代的木雕艺人在创作手法上与传统的木雕工艺渐行渐远,有些传统绝技难以得到很好的传承;三是随着科技的进步,大量先进的加工工具和机械被广泛引进和运用到雕刻过程中,对以手工技艺为主的传统木雕产生了较大的冲击,一些珍贵的传统技艺处于濒危状态。